托管班是刚需 可借鉴西电模式全部备案统一管理
全讯直播
阅读:
admin
2019-05-25 11:57

  托管班、“小饭桌”,学生中午可以吃上一口热饭,有一个地方可以午休。巨大的市场需求促使“小饭桌”日渐流行。但是,看起来方便的“小饭桌”,却因扰民之嫌,成了社区业主们的烦心事。怎样才能让“小饭桌”既方便学生,又不影响居民生活,实现多赢互利?

  “政府主导联合相关企业、机构办‘小饭桌’,以实现规范化管理。”正在参加西安市政协十四届一次会议的西安市政协委员、西安新榜样职业培训学校校长李东霖向大会提交提案,建议在保障政府资金投入下,引导社会组织等参与“小饭桌”经营。

  “从现实情况看,‘小饭桌’已是刚性需求,且需求会越来越大。”李东霖说,目前大部分小学以及部分中学都没有专门为学生开设食堂及宿舍,无法满足孩子在这些方面的需求,造成了以家庭式经营为主,投入低、回报高的“小饭桌”的数量急剧攀升。

  李东霖向记者提供了一组他调研的数据:在调研的91家托管机构中,有52家位于老旧小区,占调查样本总数的57.1%,而位于5年内新式住宅小区和商业办公楼里的托管机构仅18家和1家,占调查样本的 19.8%和1.1%。多数“小饭桌”开设在老旧小区单元房内,隐蔽性强,集中管理难度较大。

  从他的样本调查结果来看,91家托管机构中有55家,从业人员在3人以内,占调查样本的60.4%。由于目前托管行业规范化标准还不完善,准入门槛低,而且从业人员多为下岗职工和退休人员,普遍缺乏餐饮管理经验、食品安全知识和卫生知识,甚至有些属于无证经营。

  “安全隐患多,经营者素质参差不齐,管理机制不健全,这是目前西安市的‘小饭桌’普遍存在的问题。”李东霖认为,由于目前大部分城市的“小饭桌”还没有统一规范的名称、资质认证、环境卫生、消防治安等行业规范,在面对小饭桌数量的快速增加及家庭作坊经营隐蔽性强等问题,相关部门集中监管难度大,使得行业管理缺乏有序的检查监督。而且,部分设在住宅小区的“小饭桌”给居民休息、物业管理、小区治安等造成了不良影响,引发居民投诉。

  在提案中,李东霖委员建议,各级政府作为基础教育设施建设的投资主体,要把基础教育设施配套建设列入城市基础设施建设规划,保障其必要的资金投入,鼓励有条件的学校建造食堂和宿舍,积极改善基础教育环境以满足学生需要。其方式一是可以釆取政府投资、集中管理的运营模式,逐步扩大基础建设覆盖面;二是政府可寻求校办“小饭桌”企业化经营管理模式、通过项目招投标,将基础建设、综合管理交由企业进行集中管理;三是采取政府联合校外教育机构的合营模式,以满足学生的需求。

  他还建议教育部门联合食药、卫生防疫、公安、工商、物价等部门,探索完善校外“小饭桌”管理实施办法,细化“小饭桌”行业准入条件、卫生餐饮标准等,确保监管有法可依。另外,要建立“小饭桌”学期登记公示制度,对于建在社区内的“小饭桌”,要摸排数量,建立台账,卫生部门要确保最少每季度一次对“小饭桌”的食品原材料购进、索证索票、加工制作、餐饮具清洗消毒、食品留样、从业人员健康管理等制度落实情况进行重点监督检查,督促经营业户自查自省,规范经营。(记者 张小刚)

  针对中小学课后托管难问题,西安市人大代表拓峰认为,目前,西安市中小学生课后休息、就餐多在学校周边小区“小饭桌”托管。然而,根据《物权法》第七十七条规定:业主将住宅改变为经营性用房的,除遵守法律、法规以及管理规约外,应当经有利害关系的业主同意。也就是说,要在小区设立托管班,应征得其他业主的同意。

  然而,随着学校周边“小饭桌”越来越多,随之带来的噪音、油烟等问题也对小区住户造成一定影响,有越来越多的业主反对将“小饭桌”放在小区。如果业主反对,“小饭桌”在备案时,物业就不能提供证明,因此,学校周边的“小饭桌”大部分是没有备案的。目前,中小学生课后托管最大的难题是有备案“小饭桌”少和有托管需要学生多之间的矛盾。

  据了解,国内其他城市也存在类似的问题,山东济南历下区在2016年引进了“大饭桌”,即中小学健康午餐服务中心模式,以期破解“小饭桌”难题。服务中心以公司运营的方式,由区商务局引导,提供房租减免等相关优惠政策。服务中心的午餐均由中央厨房配餐,配餐全过程可监控,且价格还低于周边小区的“小饭桌”。合肥市在2015年启动了中小学午餐服务工程,采取公开招标的方式择优选择配餐和餐饮企业,并由家长代表等组成的膳食委员会,制定学生午餐管理办法。

  为减少安全隐患,解除家长的后顾之忧,建议教育等相关部门对外地模式进行调研论证,出台措施解决中小学生课后托管的难题。

  高先生的儿子在碑林区某小学上学,本学期继续校内托管。同一时期,城北的张女士因为对校内托管不满意,本学期开始在学校周边小区为孩子考察托管班。

  2月18日,高先生告诉记者,儿子在学校托管一学期300元,主要是住宿费,午餐是外面餐饮公司配送,交给配送公司,一学期一千元左右,和外面的托管班相比伙食好,而且一点都不贵。除了午餐每天还有两顿加餐,牛奶、鸡蛋、蛋糕、水果。高先生说,伙食和住宿都满意,安全又放心。

  张女士的女儿在西安城北一小学上一年级,学校就在家对面,但夫妻俩都要上班,就给孩子报了托管班。“校外托管班都要过马路,考虑到校内更安全,给孩子报了校内托管。然而通过上学期观察后,发现伙食一般。而且孩子做作业没法放心,有些老师会直接报答案让孩子抄写。”这让张女士开始犹豫,今年开学前给孩子考察校外托管班,更看重给孩子辅导作业是否认真负责。

  2月16日上午12时,在未央区大明宫小学门口,有26个托管班老师举着牌子接孩子。因为没有校内托管,所以校外托管班较多,主要集中在隔壁的西铁小区。有多少家托管班?小区物业一位工作人员表示不掌握具体情况。

  2月17日上午11时50分,未央区三星小学一年级学生放学,学校门口只有6个托管班老师举着牌子,这和学校内有托管班有关。一位托管班老师表示,小饭桌就在学校对面的凤鸣华府小区。有家长表示,该小区托管班也不少。记者去物业了解情况,工作人员也表示不清楚。

  托管班开在大明宫小学对面锦园君逸小区的一位女士表示,自己也曾去西铁小区考察过,那边属于老房子,房子小。锦园君逸虽然房租贵,但房子大一些,孩子午休也不用架子床,门禁比较严,安全,在找房子时选了低层楼,孩子们放学走楼梯,不占用电梯。开班时也给四邻打过招呼,同时叮嘱孩子不要在楼道喧哗,所以没有出现过邻居投诉的事情。

  托管班是否赚钱?这位女士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个托管班12个人,全托6个每月900元,半托6个,按照午托和晚托每月400到500元不等,毛收入约10000元。两个全职老师合伙经营。支出:买菜、生活用品1500元;房租1800元,每位老师月收入3000元左右。

  社会托管班需要怎样管理?这位女士说,希望对于校外托管班确定主管部门,出台相关规范,进行规范管理,由教育、食品安全、消防等相关部门监管。“在托管班老师群里曾流传要求必须注册公司,不过注册公司后成本增加,托管费也得涨价,增加了家长的经济负担。”

  王晨(化名)是城北一小学校长,学校生源很大一部分是外来务工子女,学校从两年前做午间托管,每个月交不到300元的伙食费,在学校吃饭。“我们有自己的餐厅,食品安全可以自己监管,孩子们和老师一起吃饭。每天吃完午餐后,孩子们在教室里写作业,离上课还有半个小时时,老师让孩子们趴在桌上休息一会儿。”

  今年西安市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收费政策中提到,城市义务教育公办中小学服务性收费有伙食费和住宿费。王晨坦言,虽然有收费名目,但有时办收费许可证并不顺利,学生又有托管需求,很担心因为收费或者食品安全方面出现投诉,感觉就像是在走钢丝。

  据了解,以前做校内托管的公办学校不少,但这些年因为各种原因,很多没有再继续了。做校内托管需要满足什么条件?王晨表示:“校内托管需要解决伙食和住宿的问题,伙食可以由学校提供或者餐饮外包,但住宿需要校舍,对很多城区公办学校来说,没有地方让孩子们休息,只能先解决午饭问题,午休很难解决。此外,做校内托管,因为没有行业主管部门,也没有具体的操作规范,有时候家长可能还觉得不好,还有更高的要求,众口难调,所以很多学校能不做就不做,家长自己报社会托管班。但校外托管良莠不齐,备案少,监管缺失。我最近也关注到了媒体关于托管班的报道,我们做了几年校内托管,因为学生有这个强烈需求,也希望能做下去,更希望相关部门能够出台校内托管的指导意见和操作规范,让校内托管走向规范化。” (记者 雷婧)

  据统计,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家属院内托管班约80家,却没有出现业主与托管班对立的情况,已经形成了托管班领域比较成熟的“西电模式”。

  因与小学一墙之隔,幼儿园、中学均在家属院内,所以西电家属院内的托管班遍地开花。2月15日中午12时许,西电附小放学后,大批学生涌入家属院,学生们三三两两,分散到各个楼内,几乎每个楼门,都有几家托管班,牌子挨着牌子。每个托管班的大牌子上,都附有小饭桌登记备案户的牌匾和编号,监督部门包括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社区小饭桌管理办公室及雁塔区食药监局。在院内显著位置,同时公布了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社区“小饭桌”托管班管理规范,并公布了小饭桌管理办公室投诉电话。

  记者注意到,在学生们陆续进入托管班之后,院内逐渐安静。但也有例外,在院内靠东边有几家一楼的托管班紧挨着,门前有一片院落,摆上了桌椅,有孩子在这里吃饭,有的在写作业,还有的孩子在踢球、翻跟头、抓小鸡,玩闹呼喊的声音也很大,直到12时30分到40分,才陆续在托管老师的呼叫下回房间。

  记者按照公示的小饭桌管理办公室投诉电话拨打过去,接电话的是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后勤服务集团物业公司小饭桌管理办公室主任蒋宏海。他说,从1997年开始,家属院内就已经有了托管班,随后越来越多,2015年的时候50多家,如今约80家,全部备案纳入监管。

  据了解,从2014年11月开始,学校后勤集团成立小饭桌管理办公室,联合辖区的电子城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所等监管部门,上门对社区的托管班进行了登记备案,取缔不合格的托管班,并制定托管班管理规范。将符合规范的托管班进行统一管理,制定统一门头,并在社区内进行公示,方便家长参考监督,之后就形成了关于小饭桌管理的长效机制,固定专职人员进行管理。

  “服从管理才能开托管班,不服从就不要开。”蒋主任说,按照程序,在家属院开托管班必须在小饭桌管理办公室提出申请领表,征求邻居意见,物业盖章,再到食药监所备案。管理办公室定期召开会议宣讲相关政策要求,有专人巡查小饭桌的卫生、消防等,要求操作人员必须持健康证上岗,做饭时要戴帽子戴口罩,经营户购买肉、蛋等食物时必须保留发票或提供商户的营业执照或肉类检验检疫证,从而保证食品源头的安全。要求所有托管班加装防护网,同时规定4层以上不得经营小学托管班。一周会挨家检查一次。辖区的食药监所也将这里作为重点,经常会来检查。

  对于这样社区介入管理的托管班“西电模式”,西安一些家长很是羡慕,希望能够普遍复制。西安市大学南路小学家长王女士说,“西电模式”完全可以复制,呼吁托管班集中的社区能够联合相关部门一起对托管班进行监管,规范管理。

  陕西省社科院副研究员谢雨锋认为,“西电模式”提供了一个相对成熟的托管班管理模式,在西安市目前散乱的托管班管理上,街道办和社区应承担起应负的责任和义务,因为维护一个社区的良好运营秩序,让社区居民生活得舒心,是社区不可推卸的责任,呼吁强化社区对于托管班的管理责任。(记者 李琳)